活 動 快 遞

全民閱讀時代,你真的懂得如何讀書嗎?


日期:2018-11|來源:鳳凰網文化

 

  在當前全民閱讀的大背景下,人們越來越關心讀什么書、怎樣高質量讀書的問題,也就是越來越重視讀書的技巧與方法。其實針對這些疑惑,我國近現代文化巨匠梁啟超、蔡元培、胡適、魯迅、朱自清、老舍等人早有相關論述。魯迅《讀書雜談》,用生動的例子介紹自己讀書的方法,指出讀書應該依據興趣先行泛覽,再進一步入于自己所愛的一門或幾門;梁啟超在清華大學的講義《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分五類介紹了中華傳統文化經典的核心內容及讀法,并指出了這些經典各種版本的優劣以供讀者選擇;胡適的《為什么讀書》則介紹了自己的讀書心得和讀書的好處。了解這些文化巨匠總結的讀書心得,將讀書的理論與實踐結合起來,或許能幫助今天的讀者在讀書實踐當中少走彎路。
  魯迅:讀死書是害己,但不讀書也并不見得好
  讀死書會變成書呆子,甚至于成為書廚,早有人反對過了,時光不絕的進行,反讀書的思潮也愈加徹底,于是有人來反對讀任何一種書。他的根據是叔本華的老話,說是倘讀別人的著作,不過是在自己的腦里給作者跑馬。
  這對于讀死書的人們,確是一下當頭棒,但為了與其探究,不如跳舞,或者空暴躁,瞎牢騷的天才起見,卻也是一句值得紹介的金言。不過要明白:死抱住這句金言的天才,他的腦里卻正被叔本華跑了一趟馬,踏得一塌胡涂了。
  現在是批評家在發牢騷,因為沒有較好的作品;創作家也在發牢騷,因為沒有正確的批評。張三說李四的作品是象征主義,于是李四也自以為是象征主義,讀者當然更以為是象征主義。然而怎樣是象征主義呢?向來就沒有弄分明,只好就用李四的作品為證。所以中國之所謂象征主義,和別國之所謂Symbolism 是不一樣的,雖然前者其實是后者的譯語,然而聽說梅特林是象征派的作家,于是李四就成為中國的梅特林了。此外中國的法朗士,中國的白璧德,中國的吉爾波丁,中國的高爾基……還多得很。然而真的法朗士他們的作品的譯本,在中國卻少得很。莫非因為都有了“國貨”的緣故嗎?
  在中國的文壇上,有幾個國貨文人的壽命也真太長;而洋貨文人的可也真太短,姓名剛剛記熟,據說是已經過去了。易卜生大有出全集之意,但至今不見第三本;柴霍甫和莫泊桑的選集,也似乎走了虎頭蛇尾運。但在我們所深惡痛疾的日本,《吉訶德先生》和《一千一夜》是有全譯的;沙士比亞,歌德,……都有全集;托爾斯泰的有三種,陀思妥也夫斯基的有兩種。
  讀死書是害己,一開口就害人;但不讀書也并不見得好。至少,譬如要批評托爾斯泰,則他的作品是必得看幾本的。自然,現在是國難時期,那有工夫譯這些書,看這些書呢,但我所提議的是向著只在暴躁和牢騷的大人物,并非對于正在赴難或“臥薪嘗膽”的英雄。因為有些人物,是即使不讀書,也不過玩著,并不去赴難的。
(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四年五月十八日《申報·自由談》)
  梁啟超:從甘苦閱歷中磨煉出智慧,得苦盡甘來的趣味
  學生做課外學問是最必要的。若只求講堂上功課及格,便算完事,那么你進學校,只是求文憑,并不是求學問。你的人格,先已不可問了。再者,此類人一定沒有“自發”的能力,不特不能成為一個學者,亦斷不能成為社會上治事領袖人才。
  課外學問,自然不專指讀書,如試驗,如觀察自然界……都是極好的。但讀課外書,至少要算課外學問的主要部分。
  一個人總要養成讀書興味。打算做專門學者,固然要如此;打算做事業家,也要如此。因為我們在工廠里、在公司里、在議院里……做完一天的工作出來之后,隨時立刻可以得著愉快的伴侶,莫過于書籍,莫便于書籍。但是將來這種愉快得著得不著,大概是在學校時代已經決定,因為必須養成讀書習慣,才能嘗著讀書趣味。
  人生一世的習慣,出了學校門限,已經鐵鑄成了,所以在學校中,不讀課外書,以養成自己自動的讀書習慣,這個人簡直是自己剝奪自己終身的幸福。
  讀書自然不限于讀中國書,但中國人對于中國書,最少也該和外國書作平等待遇。你這樣待遇他,他給回你的愉快報酬,最少也和讀外國書所得的有同等分量。
  中國書沒有整理過,十分難讀,這是人人公認的,但會做學問的人覺得趣味就在這一點。吃現成飯,是最沒有意思的事,是最沒有出息的人才喜歡的。一個問題,被別人做完了四平八正的編成教科書樣子給我讀,讀去自然是毫不費力,但是從這不費力上頭結果,便令我的心思不細致不刻入。專門喜歡讀這類書的人,久而久之,會把自己創作的才能汩沒哩。在紐約、芝加哥筆直的馬路、嶄新的洋房里舒舒服服混一世,這個人一定是過的毫無意味的平庸生活。若要過有意味的生活,須是哥倫布初到美洲時。
  中國學問界,是千年未開的礦穴,礦苗異常豐富。但非我們親自絞腦筋絞汗水,卻開不出來。翻過來看,只要你絞一分腦筋一分汗水,當然還你一分成績,所以有趣。
  所謂中國學問界的礦苗,當然不專指書籍,自然界和社會實況,都是極重要的。但書籍為保存過去原料之一種寶庫,且可為現在各實測方面之引線,就這點看來,我們對于書籍之浩瀚,應該歡喜謝他,不應該厭惡他,因為我們的事業比方要開工廠,原料的供給,自然是越豐富越好。
  讀中國書,自然像披沙揀金,沙多金少,但我們若把他作原料看待,有時尋常人認為極無用的書籍和語句,也許有大功用。須知工廠種類多著呢,一個廠里頭得有許多副產物哩,何止金有用,沙也有用。
  若問讀書方法,我想向諸君上一個條陳。這方法是極陳舊的,極笨極麻煩的,然而實在是極必要的。什么方法呢?是鈔錄或筆記。
  我們讀一部名著,看見他征引那么繁博,分析那么細密,動輒伸著舌頭說道:“這個人不知有多大記憶力,記得許多東西。這是他的特別天才,我們不能學步了?!逼鋵嵞睦镉羞@回事。好記性的人不見得便有智慧,有智慧的人比較的倒是記性不甚好。你所看見者是他發表出來的成果,不知他這成果原是從銖積寸累困知勉行得來。大抵凡一個大學者平日用功,總是有無數小冊子或單紙片。讀書看見一段資料,覺其有用者,即刻鈔下(短的鈔全文,長的摘要,記書名卷數頁數)。資料漸漸積得豐富,再用眼光來整理分析他,便成為一篇名著。想看這種痕跡,讀趙甌北的《廿二史札記》、陳蘭甫的《東塾讀書記》,最容易看出來。
  這種工作笨是笨極了,苦是苦極了,但真正做學問的人總離不了這條路。做動植物的人懶得采集標本,說他會有新發明,天下怕沒有這種便宜事。
  發明的最初動機在注意,鈔書便是促醒注意及繼續保存注意的最好方法。當讀一書時,忽然感覺這一段資料可注意,把他鈔下,這件資料自然有一微微的印象印入腦中,和滑眼看過不同。經過這一番后,過些時碰著第二個資料和這個有關系的,又把他鈔下,那注意便加濃一度。經過幾次之后,每翻一書,遇有這項資料,便活跳在紙上,不必勞神費力去找了。這是我多年經驗得來的實況。諸君試拿一年工夫去試試,當知我不說謊。
  先輩每教人不可輕言著述,因為未成熟的見解公布出來,會自誤誤人。這原是不錯的,但青年學生“斐然當述作之譽”,也是實際上鞭策學問的一種妙用。譬如同是讀《文獻通考》的《錢幣考》、各史《食貨志》中錢幣項下各文,泛泛讀去,沒有什么所得,倘若你一面讀一面便打主意做一篇中國貨幣沿革考,這篇考做的好不好另一問題,你所讀的自然加幾倍受用。
  譬如同讀一部《荀子》,某甲泛泛讀去,某乙一面讀一面打主意做部《荀子學案》,讀過之后,兩個人的印象深淺,自然不同,所以我很獎勸青年好著書的習慣。至于所著的書,拿不拿給人看,什么時候才認成功,這還不是你的自由嗎?
  每日所讀之書,最好分兩類:一類是精熟的,一類是涉覽的。因為我們一面要養成讀書心細的習慣,一面要養成讀書眼快的習慣。心不細則毫無所得,等于白讀;眼不快則時候不彀用,不能博搜資料。諸經、諸子、《四史》《通鑒》等書,宜入精讀之部,每日指定某時刻讀他,讀時一字不放過,讀完一部才讀別部,想鈔錄的隨讀隨鈔。另外指出一時刻,隨意涉覽:覺得有趣,注意細看,覺得無趣,便翻次頁,遇有想鈔錄的,也俟讀完再鈔,當時勿窒其機。
  諸君勿因初讀中國書,勤勞大而結果少,便生退悔。因為我們讀書,并不是想專向現時所讀這一本書里討現錢現貨的得多少報酬,最要緊的是涵養成好讀書的習慣,和磨煉出好記憶的腦力。青年期所讀各書,不外借來做達這兩個目的的梯子。我所說的前提倘若不錯,則讀外國書和讀中國書當然都各有益處。外國名著,組織得好,易引起興味;他的研究方法,整整齊齊擺出來,可以做我們模范,這是好處;我們滑眼讀去,容易變成享現成福的少爺們,不知甘苦來歷,這是壞處。中國書未經整理,一讀便是一個悶頭棍,每每打斷興味,這是壞處;逼著你披荊斬棘,尋路來走,或者走許多冤枉路(只要走路,斷無冤枉,走錯了回頭,便是絕好教訓),從甘苦閱歷中磨煉出智慧,得苦盡甘來的趣味,那智慧和趣味卻最真切,這是好處。
  胡適:先養成好讀書、好買書的習慣
  讀書會進行的步驟,也可以說是采取的方式大概不外三種:
  第一種是大家共同選定一本書來讀,然后互相交換自己的心得及感想。
  第二種是由下往上的自動方式,就是先由會員共同選定某一個專題,限定范圍,再由指導者按此范圍擬定詳細節目,指定參考書籍。每人須于一定期限內作成報告。
  第三種是先由導師擬定許多題目,再由各會員任意選定。研究完畢后寫成報告。
  至于讀書的方法我已經講了十多年,不過在目前我覺到讀書全憑先養成好讀書的習慣。讀書無捷徑,是沒有什么簡便省力的方法可言的。讀書的習慣可分為三點:一是勤,二是慎,三是謙。
  勤苦耐勞是成功的基礎,做學問更不能欺己欺人,所以非勤不可。其次謹慎小心也是很重要的,清代的漢學家著名的如高郵王氏父子、段茂堂等的成功,都是遇事不肯輕易放過,旁人看不見的自己便可看見了。如今的放大幾千萬倍的顯微鏡,也不過想把從前看不見的東西現在都看見罷了。謙就是態度的謙虛,自己萬不可先存一點成見,總要不分地域門戶,一概虛心地加以考察后,再決定取舍。這三點都是很要緊的。
  其次還有個買書的習慣也是必要的,閑時可多往書攤上逛逛,無論什么書都要去摸一摸,你的興趣就是憑你伸手亂摸后才知道的。圖書館里雖有許多的書供你參考,然而這是不夠的。因為你想往上圈畫一下都不能,更不能隨便地批寫。所以至少像對于自己所學的有關的幾本必備書籍,無論如何,就是少買一雙皮鞋,這些書是非買不可的。
  青年人要讀書,不必先談方法,要緊的是先養成好讀書、好買書的習慣。

 

 
dnf那些挂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