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 動 快 遞

文學課應遠離功利 欣賞文學作品不需要“鬧騰”


日期:2018-11|來源:光明日報

 

  哈利·波特騎的飛天掃帚是什么型號?唐僧遇到的第5個妖怪叫什么名字?如果看完一本書,用這樣的問題來檢測孩子的閱讀效果,是不是會讓孩子遠離閱讀?當孩子被迫去關注書本中這種犄角旮旯的問題時,這樣的考查還有存在意義嗎?日前,一些作家、老師紛紛在朋友圈里接力,表達自己對這種檢測的憤怒,呼吁大家為孩子留下一些美好的閱讀記憶。
  如何帶著孩子讀書,走進文字,走進一個文學課堂?
  1.讓文學給課堂增添詩意
  深圳實驗學校小學部教師周其星更喜歡把在“2018領讀者大會暨CBBY(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閱讀年會”上的那節語文課稱之為文學課。
  “我已經坐在了春天里??墒俏冶仨氃谶@春天里去看幾個人,在他們的身邊坐坐……”在會議現場,周其星朗讀著,40多位來自北京的小學五年級學生漸漸跟隨作家的筆觸,將思緒投入到作者對親人的無限沉思和追憶之中。課堂上,他們一起研讀的是兒童文學作家梅子涵所著兒童讀物《綠光芒》中的其中一篇——《春天》。
  “以前一直感覺春天更多的是生長和萌發,讀完之后覺得春天還有別離和回憶?!毙∨笥迅惺艿搅瞬煌拇禾?。
  “文中提到的這三個小故事,你最想走進誰的?”“文章最為打動你的句子是哪句?”課堂上,作為領讀者的周其星一步步提問。整個過程,他并不是將作品當作閱讀材料一步步“肢解”開,強調修辭手法、段落關系等閱讀訓練,而是從文章本身出發,讓小讀者們站在作者的角度聯想,結合自己的經歷感悟。
  為何稱之為文學課?梅子涵表示:“現在的語文課堂更多的是讓人學會母語,讓孩子學會按母語應當的樣子來表達,而文學課則是給這種表達增添詩意?!?br />   童年需不需要豐富的文學閱讀?
  “成年人是童年閱讀的點燈人。一個小孩子我們要教給他很多東西,空講是沒有用的,反而容易引起逆反心理,但是文學作品可以以孩子容易接受的方式讓他們學到他們應該明白的道理?!泵纷雍钣兴?。
  “小房子被城市的高樓大廈、燈光、高架橋、地鐵以及噪聲、廢氣所包圍,如果你是小房子,你會有什么感覺?”會議第二分場,南京市語文學科帶頭人黃雅蕓帶領另一組孩子閱讀美國繪本作家維吉尼亞·李·伯頓的《小房子》。
  這個故事的主角小房子每天站在山岡上看風景,除了日月星辰和四季的變化,小房子還看到鄉村的景物隨著挖馬路、開商店、蓋高樓、通地下鐵……結果,它的好朋友小雛菊和蘋果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都市的烏煙瘴氣和行色匆匆的人們。還好,小房子主人的后代發現了小房子,把她又移到了鄉下,讓她靜靜地欣賞大自然的風景。
  如果按成人的視角,這個故事的主題很容易讓人想到環保、城市變遷、人類發展面臨的矛盾等問題,黃雅蕓的講述力圖調動小讀者們的思維?!澳銈兛?,小房子最初在鄉村燈是亮著的,重新回到鄉村則是黑著燈,這說明了什么?”踴躍發言的小讀者們以“小房子睡著了”“小房子重回鄉村后才真正感到鄉村是它喜歡的地方”等作為答案,黃雅蕓引導孩子們在書中尋找更多的依據來支持自己的答案。
  2.文學課和語文課像一輛車的兩個輪子
  “兩位領讀者用他們各自的實踐闡明這次會議主題‘文學化的兒童文學課堂’的含義?!泵纷雍硎?。
  “兒童閱讀是從聽故事、讀故事開始的,承載這些故事的兒童文學作品,是兒童最早接觸的閱讀材料。打牢兒童閱讀的基礎,需要有更多更好的兒童文學作品,也需要有更多的領讀者,引領孩子走進廣袤富饒的文學世界?!眹H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主席、中國出版協會少年兒童讀物工作委員會主任李學謙表示,這正是通過課堂的形式引導兒童閱讀的初衷。
  那么,如何在課堂上讓文學作品走近孩子們的生活?
  江蘇省特級教師丁筱青表示,這樣的課堂得以兒童為主體,教師應該“往邊站”,讓兒童成為真正的體驗者;其次,它是文學的,要通過多種方式引導孩子們親近文學?!伴喿x是最幸福的過程,要知道孩子所感的不是大人所感的,一本書給人的影響,可能是無法預測的,要讓孩子讀到他想讀的感覺,所以不能過多地追問、練習、肢解文本。從設計理念上講,要根據孩子的需求來設計,考慮其自身的接受狀態,而不是把他們引導到成人想到的答案;從提問來講,應當大而不虛、小而不假、引而不牽,對于文本本身可以適當幫助學生進行概括、歸納、推理,可落實到細節處,但不能貼標簽、用概念,這就要求老師先去閱讀、先去感受,并且有一定的視野和格局?!?br />   孩子們為什么現在不喜歡閱讀?不喜歡語文課?
  “原本一個很有趣的閱讀過程變成一個為了寫作文而付出的過程,立刻就無趣了。當我們要孩子去讀童話的時候,千萬不要讓孩子為了寫作文而去閱讀。這樣做的話,孩子會討厭排斥閱讀,孩子的閱讀應該是純粹的,文學閱讀和寫作文沒有那么密切的關系,讀一個童話首先是為了讓孩子們感知,讓他們歡笑,這是最重要的?!泵纷雍治?,兒童文學常常用最有詩意、最感動人的故事把人類的基本感情告訴孩子,孩子如果記住這個故事,就記住了很多東西,不需要去歸納中心思想。
  3.欣賞文學作品不需要“鬧騰”
  教育學家蘇霍姆林斯基曾這樣描述閱讀對于一個人成長的重要性:一個有文化修養的人最大的幸福,就是在精神上和書籍交往的幸福,一個人安靜地得到智力上和審美上享樂的幸福。他指出,為了培養孩子在精神上的獨立,必須把他引進書的世界,讓書成為他們的良師益友,使每一個學生在小學畢業時能向往單獨與書相處。
  與會專家表示,文學閱讀課所期待達到的目的就是引導孩子們在童年階段更好地走進書的世界。
  “文學是一門安靜的藝術,是人類生活的‘小房子’,人們從繁忙、喧鬧、苦惱、憤怒中走進此處,即使是喧鬧,也會用寧靜的方式來表現。兒童有他一生所需要的東西,兒童文學作品不是要順應所謂的‘鬧騰’,而是要給他們帶來一生所需要的安靜,我們需要的就是一個安靜的課堂?!?br />   “有人問我說像《春天》這樣的作品,帶給孩子們讀是不是有些沉重?為什么兒童文學只能笑呢?康德曾講快樂不只是哈哈大笑,憂傷和苦惱也是大快樂。通過閱讀讓他們珍惜親情,珍惜當下的生活,想起從前的記憶?!泵纷雍硎?。
  “沒有兒童文學滋養的童年是有缺憾的,尤其是當我深入研究兒童文學之后,我更是感覺到了這一點?!泵襁M中央副主席、全民閱讀形象大使朱永新表示,好的兒童文學作品,本身就是不朽的文學巨著,其影響不僅在孩子幼年,甚至可以貫穿其一生。周其星說:“我期待孩子們能找到屬于自己的語言,正如看過很多風景才能找到屬于自己的路,閱讀過大量作品能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表達方式、話語方式,這也是我心中的理想。童年最好的文學課,應該遠離測試,遠離功利,遠離目光短淺;應該回到孩子,回到人性,回到生命本身?!?br />   “童年的閱讀是一顆種子,你根本不知道將來會長成什么樹,但其生長的過程一定是美妙的?!倍◇闱嗾f。

 

 

dnf那些挂可以赚钱吗